醉緒

Your comment You are on 手札 Edit posts?



對月對酒、對一江春水寫詩,
月光是最後遺留的遺書,
掬一杯茶,浮一朵桃花,
舉起的筆,又放下,
今夜,是等待我五百年來的夜,
抑或是我八百年反覆錯過的前世,
徘徊在黑白兩界回來,
是古舍琴聲聲,在我心裡奏了一夜。


對月對酒、對一江春水寫這一首詩,
在抱膝西窗下坐出一種絕代,
珠簾半卷,月正下弦,
沒有春風也凜冽地驚動了我的情懷,
我的醉意被櫓聲搖碎了,
一個書生,和一條白衣漂浮的江,
而悠長的睫毛一閉,便是一座孤城,
只有風月才能吹開。

對月對酒、對一江春水寫絕句,
滿身鮮血,來看你素面朝天,
你說一杯酒就可以飲盡風雪,
我依舊笑對你笑我的笑傲金紫,
如果月光能撕開我微笑的臉,
對酒對月、對一江春水一夜不眠,
那是源於我對你不動聲色的思念。

對月對酒、對一江春水寫詞,
等你舞低了楊柳,
顧厭了風月,
告別了滿座衣冠似雪,
為你將長發剪斷,
擊沉江心所有的戰船,
把天下三分都歸於無題,
微笑著,站在你窗前:
——可否,白衣清冽、山中看雪。

對月對酒、對一江春水把賦寫到這裡,
月光已熱,酒已盡,
天青色的油壁車,葬送的馬蹄,
我飲盡了西嶺千杯雪,
把這首詩,寫在這條江裡。


繼續喝著黑牌威士忌,沒錯,沒再碰啤酒....又像三年前那樣每天用烈酒讓自己更加清醒.....
對著程式語言,對著架構系統,那些散落一地的窗外落雨,放縱自已那自以為是的自尊和尊嚴,三天來足不出戶,房內散落滿地的資料與書籍,找不到,找不到,找不到....就是找不到我要的那個未來....如珠玉般散落一地的零亂,思緒,靈魂,八風訣,所有被打散一切的一切....我究竟是誰
« Previous
 
Next »
 

0 意見 :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