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總再流浪(六)

Your comment You are on 幸福總是在流浪 Edit posts?



幸福,總在流浪(六)

L已經忘記有多久沒來酒吧,更忘了見過W是多久之前的事情
今晚也許就是犯了鬼,L主動約了W出來喝酒
不是哪裡,還是這間常來的菸灰缸酒吧
強爸一如往常的讓他們兩坐在吧台的最邊邊角落,兩個望著電視一個發呆一個發愣
"多久了" W開口問道
"忘了" L沉默了一會兒說道
"是真的忘,還是不想算" W語帶諷刺說著
L 繼續沉默一會兒 說著..."你自認了解我多少"
這下換 W 愣住,過了一會緩緩說道,"有什麼心事,當你會這樣表示你有事情,這是我對你的了解"
L 苦笑了一下,說著,"還是你了解我"
W 攤了手舉起杯 示意了一下,輕敲著酒杯,兩人開始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

這一年五個月的時間,L去了哪,做了什麼,緩緩跟 W 說著
"你累了,對吧" W打斷了L的話,說著
L總是習慣的沉默,習慣的低下頭,看著自己的雙手,因為他只相信的雙手能握住的一切
所以有多少能力,握住多少東西
"你還記得我以前說過你做事像什麼嗎?" W繼續說著,"你就跟那棒球大聯盟中的本田吾郎一樣,每場比賽總一定要讓你盡全力的投幾球快速直球,暖暖身子,讓你痛快了,自然乖乖聽話,要駕馭你其實一點都不難,只要先放手讓你盡全力衝刺做一點你自己想法的事情,痛快夠了自然乖乖聽從指示做事"
L 一飲而盡手中威士忌,強爸走過來補上了第三杯,依舊還是一樣不加冰塊不稀釋

"其實你不是累,而是迷惘,迷失方向,人要往遠看,過了山,眼界就開了,但凡一個人見不得別人好,見不得人高明,是沒有容人之心,你的門檻高,嚴謹,但就是不出小人,這裡是社會,不是江湖,並沒有裡子面子之分,我也不是科學家,也不搞科技,你那些高深的理論和知識我不懂,但我只知道,信守承諾,是做人最基本的原則之一,尤其是在名和利面前,能否信守承諾,檢驗一個人品格的高低。有人用一個價值為2500萬美元的諾言,為我們上了一課,一個大義的人,無論是對朋友,還是對家人,都應該做到一諾千金! " W暗指著L的過往,原想繼續著,卻也刻意停下不說

"可是....F是政府機關的人" 自從那次茶會後,L一直躲著F,沒有為什麼只因為F是政府的人,能夠年紀輕輕當上高等學院的院長,背後勢力實在不容小覷,但偏偏L的論文有一部分曾靠著F的指導,才能順利產出,就人情,就算F 最初不是L的指導教授,於情於理卻都說不過去,L迷惘了,這一年多的時間,L迷惘,對於F的邀約L想拒絕卻又無從拒絕,只好選擇躲避

W 繼續說道:"人活了一世,能耐還是其次,有人成了面子,有人成了裡子,都是時勢使然,過手如登山,一步一沖天,一門裡,有人當了面子就要有人當裡子,面子不能沾灰塵,流了血,就得有裡子收著,收不住,漏到了面子上,就是大事,面子請人吃一支菸,裡子就要除掉一個人,如果你真認為你欠F人情,那就還他,難道你L想做的事情,還要別人替你決定"

推開的門,門上的鈴噹作響,L走出酒吧,不去哪裡,找上F

公館,最高學院,研究室

F沒事總喜歡窩在這間實驗中,這裡總有奇怪的玩具誕生在此,就好比黑洞粒子的碰撞理論,誰都想不到最初的雛形理論,盡是在這間不起眼的實驗室中誕生,門口響起了敲門聲,F應答了一下,門外的人走了進來,不是誰正是L
F抬起頭,看到了L愣了一下說著

"稀客,稀客,消失大半世紀的人,居然今天自己跑上門,看來我要走運了"
"你走不走運,我不知道,至少不是好運"
"嘴上功夫沒退步,不知道能力有沒有退步"
"不說別的,今天是還你東西"
"東西,你是說那份曾經被我指導關於人類行為學的預測論文嗎,去年之前我還有興趣,現在我對那份東西沒興趣,所以對你也沒興趣,可以回去"
"如果說是這段公式呢" L在黑板上寫下了一串公式,繼續說道 "託你當初的福,我非但完成那份理論,更完成第二份論文人類行為學空間地圖探測與防範,這段公式只要套用在現行的地圖和GPRS中,可以完成你們政府這幾年極力想要作的人民控管計畫,說好聽是防範犯罪,說難聽點...就是監控人民"
"你知道你現在說的話,可以再以叛亂罪把你抓起來第二次"
"第二次算什麼,就算第三第四次,我還是會做我想做的事情,希特勒的犯罪雖沒有人性,卻合乎情理,你呢?你現在所做的理論實驗連情理都沒有"

F瞇著眼,深呼吸一口氣,繼續說著:"為了你的信念,願意犧牲多少?我相信你一定走投無路,所以才來找我,甚至把你的最後的壓箱寶給我看"
F漸漸冷笑著,冷笑著看著L,那種不寒而慄的感覺,就像隨時會殺L一般

"壓箱寶,你別太自以為是,倘若宗教是始於信仰,那科學就是始於懷疑,我的信念是我的路,但好過欠你人情,尤其你這個失去理智危險分子"
F嶄露出那種狂妄的笑容,說著:"真正危險的不是失去理智的人,而是像你這樣失去理智以外感情的人,科學有正反兩面,科學的進步也會毀滅人類,科學也是有功過兩面,這很理所當然"

L說道:"功過兩面? 偏偏這種思維,在十九世紀人文學家反感科學思潮後就沒有再被擴大化,假說要經過驗證才能成為真理,我呢,只對能引起我興趣的東西感興趣,換之言之,我對你完全沒有興趣"

L最後一句擺了F一道,留下一支鋼筆和黑板上的公式離開實驗室
« Previous
 
Next »
 

0 意見 :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