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總在流浪(五)

Your comment You are on 幸福總是在流浪 Edit posts?



幸福,總在流浪(五)

F,現任高等學院的院長,一個年輕到絕對無法和他目前的地位成正比的年紀,二十八歲已經取得CREN的研究院資格,也是目前進行粒子力學的權威代表,偏偏常常進行危險性實驗,搞的世界不安寧,最著名就是黑洞粒子的研究
曾在CREN實驗室中製造宇宙黑洞,研究宇宙暗黑物質的動向以及本質,耗資數十億打造的器材和實驗室,最後在眾多的輿論壓力下放棄實驗


F總是喜歡穿著時尚鮮豔的西裝外套,這種搭配在學者、外交官或者政治家都顯少出現。在F的鋒利眼神掃描下,這群即使是高等學院中最出類拔出萃、桀驁不馴的、自視甚高的科學精英也會停下討論,將注意力轉至即將說話的F身上,天生就有種領導氣質,這是後天無法培養的特質。
L刻意壓低帽簷,選擇站到一旁角落,總感覺自己不是屬於這裡的人,一直不是很自在,因為更深深感覺F有意無意投射來的眼神讓L感到很不自在,偏偏L是被F所看中的人選,這點L也不是不知道,而是一直刻意回避
注意到W和J所爭論的議題,F轉向窩在角落的K以宏亮且具權威的聲音說道:『好吧,對於W和J所各自領域中所爭論的知識觀點沒有共識,K你覺得呢?詩人和科學家在審美的觀點上差異性是什麼?』
害羞、靦腆的K還來不及從被點名的錯愕中驚醒,F繼續說道:『詩人用十四行詩來表達愛情,神經學家要你想念深愛的人來造成腦波意念,而獲得數據資料,這兩種知識截然不同,科學家所追求是數據上的證據,才華橫溢的詩人而言那是完全不同的本質』

大廳裡鴉雀無聲,沈默。
畢竟在高等學院中,能和F同時辯論哲學、物理、詩詞的實在沒幾個。終於,曾經是F的指導教授的J第一個跳出來反駁著:『你怎能這麼說,對於目前以知的知識和"愛情的意義","玫瑰的色彩以及外型"等詩人認可的知識,怎麼能比較這兩者的差異性?』
F用堅定且具說服的口氣回應著:『這就是靈魂,或者神秘主義或東方宗教所稱為信仰的本質,這就是詩人和藝術家知識和靈感的來源。光憑一張粒子加速旋轉器中運動軌跡照片,絕對冒不出詩賦歌詞。而可以測量雲層中質子帶電量的實驗,也冒不出藝術。我們都是柏拉圖的信徒,無論人們賦予怎樣的稱呼,他就像自然真相中所截取的知識一樣真真實實的存在著』
語畢,F舉起手中的茶杯向大家致敬,象徵性地為今天午茶討論拉開序幕,眼神卻又不時飄向另一角落的L,那ㄧ抹神秘的微笑。
« Previous
 
Next »
 

0 意見 :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