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解

Your comment You are on 手札 Edit posts?
物體本身可建構出的名稱很多。鐵質水壼,在早晨往玻璃杯倒下水時,卻全濺到了木質桌面,也順勢把植物染的桌布升了一階小調。
窗簾被風吹起了個好看的弧度,我在這些空間,和時間之內;
而要和它們建立關係的,也是我。





有精神的反面不是累,而是寂寞。
那寂寞的反面就是有精神嗎?也不是,而是忙。
看過非常忙碌的人,還能感受到寂寞嗎?
忙碌過後感到寂寞的人,就是忙著不是打從心底,真正喜愛的什麼。


尼爾賽門說,這裏距離彼端有15678公哩數,無人得悉要以何工具能最快速到達,他不在乎
他只理會最初衷的核心想法:人是如何傲慢地想像整個世界。
每當往往寫新小說的第一句:"我得想辦法找回自己原來的容貌。",可是最後卻總是這社會的期待並不符合我的學習,總只能在幻想的國度中幻滅



我用底片紀錄著旅途,鋼筆書寫在雜亂的筆記文字中,才幹與天份外加熱忱,一種成功之強烈渴望,任何外力均無法阻擋
« Previous
 
Next »
 

0 意見 :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