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就如時鐘,不是走的快就好

0 意見 2013年9月25日 星期三 於 上午9:27

果然還是自己太天真想法,で しよ
吞了止痛藥,燒掉最後一份信件,結束一切
" 上に行つて   やることがあるんだ "
如此對自己說著,剩下最後時間,還能做多少事情
邁入三個月三周沒闔眼的最後拉鋸戰
零散一地的書本和計算紙,在這個狹隘房間中
與其擔心未來會怎樣,還不如想想讓未來變成怎樣

聽著無極老母說著以前小時候教我練氣功的師傅,已經中風
沉吟了一聲,進去房間,反鎖上....竊竊微笑著
從他身上巧取來的一甲子的功力,不過四個月時間
練武者本身已經失去一身功力,當然身體機能漸漸下坡
笑著,壓抑著心中想放聲大笑的狂妄因子

Walk On

0 意見 2013年9月17日 星期二 於 上午11:29
凌晨一點,無極老母昏倒送院

吞噬

0 意見 2013年9月15日 星期日 於 下午1:20
每一次總能超越訂下期的目標
因為我不要讓別人估計的到我
更不要在別人的規範之下成長
如果同一種模式不能超越你
我就會在另一種模式尋求突破
今日所作所為,只是為寫下輝煌一頁
掃除不必要的障礙

一句對不起之間只剩下關心

0 意見 2013年9月14日 星期六 於 上午9:33
本體之前欠的債還真讓人煩厭
只是手機重灌,聯絡人不見而已,LINE重裝資料消失
就一堆人找上門
老祖宗想專心練功還要被這種雜事煩心
除了幹你娘之外,大概也想不出其他字眼
如果不滿意,勞煩刪除本體之前的帳號都沒關係
弟什麼弟,哥什麼哥
爺爺比你們多活了半世紀,還繼續把我當之前本體
第一個轟殺你們,想說我有病有問題,就盡量明說
繁文縟節,請去見鬼.......( 請問手機重灌需要跟您報告嗎? )

如此而已

0 意見 2013年8月30日 星期五 於 下午5:32



凌晨三點醒來發楞一下,看著書堆,已經擺到第二層書架
一邊整理,一邊白板寫下實作過專案程式語言
技能樹...等等等等等...怎麼越長越奇怪

天生萬物以養人,人無一物可報天

0 意見 2013年8月24日 星期六 於 上午7:09



天生萬物以養人,人無一物可報天
故,凡人皆可殺

天以萬種以養人,人無一物可報天
故,天可殺萬人

奪,棄

0 意見 2013年8月21日 星期三 於 下午12:24


還差最後一步,未闔眼的一個月
用藥把最後疼痛壓下去,根本體唯一相同個性
就是可以不擇手段,只要目標明確
可以不擇手段把自己逼上去,不需要誰來幫我
吞噬掉三個魂魄,融合後總算身體舒暢多了

倔強

0 意見 2013年8月13日 星期二 於 上午11:34

當我和世界不一樣,那就讓我不一樣
堅持對我來說,就是以剛克剛
我如果對自己妥協,如果對自己說謊
即使別人原諒,我也不能原諒

棄之,已之

0 意見 2013年8月12日 星期一 於 下午9:01
需要第五訣淒蒼風的修練
就需要把以前分散掉的各方精元和魂魄

回歸

0 意見 2013年8月5日 星期一 於 上午6:41


回歸日子算一算也已經過了一周
也開始漸漸開始適應這個時代的生活模式和記憶中身體的自然反應

綠楊芳草幾時休,淚眼愁腸先已斷

0 意見 2013年8月4日 星期日 於 上午6:48


參加唯一一場的 coscup 的演講,炎熱氣候回到家
窗外的蟬鳴聲,門外的吵鬧爭執聲
那心中,那到許久不見的本體聲音一閃即逝的說著謝謝你
隨即又消失不見
也許是我的錯覺,早在當初接收後三種不同身份記憶的魂魄
早已經破散,也許是自己的錯覺也罷
如果那五百年前的承諾繼續找尋,承襲你想守護的意志
對我而言也沒有什麼差別不好

士師不能治士,則如之何

0 意見 2013年8月3日 星期六 於 上午8:18


我應該不需要一直被您在後面管東管西
難怪生前你兒子那麼討厭您們
除自己的自主權外,生活一切我自己可以打理好
洗衣服掃地說穿了,還不勞煩你們二老
我自己做的還可以比你們更好
要我服你,請拿出能力和實力一較高下

五百年的回眸

0 意見 2013年8月1日 星期四 於 上午7:14


席慕蓉的七里香寫著

為這
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求佛讓我們結一段塵緣
佛於是把我化做一棵樹
長在你必經的路旁

五百年的回眸才換來今生的擦肩而過
而我為這五百年,潛伏最後結果卻是妳那永遠的長眠冰冷石碑

不放手,就算夢想已經在手中,依舊不要鬆懈

0 意見 2013年7月28日 星期日 於 上午5:48


我是一台不閉快門的相機,不斷記錄著
即使現在,我仍無法完全相信這一切真的發生過
且是已現在進行式重複進行著
以冷眼旁觀不同身份切換著觀察著幾百年來的起伏沉淪
那紙醉金迷的黑影暗伏的生活終於擺脫本體的咒符和禁忌

牽絆

0 意見 2013年7月27日 星期六 於 上午12:39



潛伏這麼多年
終於一個念頭一個轉折就可以毀掉所謂多年來的那種混亂協調
再也沒有所謂的分裂
再也沒有所謂的空白記憶
那些默默被抹煞掉的記憶終於通通回來
默默操控著三種人生和人格,當初那位非主流作家說的
第四個我究竟是誰,你在等什麼
現在可以很明白告訴你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