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殺騎士團長



" 謎解きはさほど重要ではない "

村上春樹睽違好幾年之後終於有長篇小說,也許期望太高,又再讓我在 2017 年快要結束之際........我又因為中譯本錯字和語法暴走了!!!





也因為看到原文終於知道,作者在手札記錄中寫下的那句話的意思,但中譯本.....把 " 私 " 和 " 僕 " 完全都沒弄清楚作者原意的出版社,又不敢恭維譯者功力和思維

終於拿到原文小說時候,終於那種欲罷不能的文字吸引力,讓我兩天晚上一邊看,一邊寫程式終於看完它

刺殺騎士團長,劇情跟往常風格一樣,隱喻手法和第一人稱視角的繪畫師 " 我 ",闡述劇情開始,由一副畫像殺死騎士團長,在理想型和脫下面具也看不到臉的長臉男交錯的翻案劇情

被殺死的騎士團長,同時也是父親的角色,因而這種另類的弒父手法,也暗含著新的起點;而此次使用的第一人稱主角我,雖然可以看做是一種回歸原點,但這個 " 我 " 在原著小說中是用 " 私 " 而非 " 僕 ",且這是村上第一人稱小說中首次出現 " 私 "的作品,以往像是青春哀愁三部曲聽風的歌,1973 彈珠玩具等作品,都是 " 僕 " 第一人稱視角作品

換言之,也許這也是邁向創作的新階段的宣示

男主角 "我" 是一個 36 歲的肖像畫家,和妻子離婚後便隱居在東京郊外的山谷
孤獨的中年男人,這已經是村上春樹小說中一慣的設定,第一章的正文開始於一段幽閉山谷的景色描寫,自然卻又奇異

從那年的五月,直到第二年的年初,我都住在一個狹窄的山谷入口盡頭
山谷在夏天總是降雨,但外面卻是晴朗的
西南風從海邊吹來,風帶來濕的雲,在山谷形成降雨
我的住所在山與海之間,常常庭院外面在下雨,裡面卻是晴朗的,開始時覺得不可思議,後來便習慣了

畫家在山谷居住期間,和兩位女性發生了性關係
一個年長於「我」,另一個比「我」小
兩個人都是有夫之婦,是向他學畫的學生
第一人稱敘事者用平和、徐緩的口吻娓娓道來他與兩個女人的性事,道德倫理似乎理所當然地並不成為這種肉體關係的障礙

我生性害羞,但卻總是很擅長把她們引誘到我的床上,對此我並不感到羞恥。和自己的學生發生肉體關係,對我而言,自然得如同在路上向擦肩而過的路人詢問一樣

然而很容易讓人聯想到 " 挪威的森林 " 的是,畫家與其中一位女子的性關係並非是自然愉悅的,而是充滿了肉體上的痛苦和障礙

村上春樹詳細描寫了那位25-30歲之間的女子 -- " 高高的個子,漆黑的瞳孔,她有一對豐滿的乳房、寬廣的額頭和長直的頭髮,並不能算是個美人,但畫家看到她,就會想要把她畫下來 ",這樣一個女子,在家中卻飽受丈夫的毆打,除了面部光潔,身上滿是傷痕,為了不讓人看到傷痕,她在脫衣服的時候總要把燈關上,在性愛中也無法得到快感

她對於性交不感興趣,總是無法濕潤,每次進入都會喊痛
即使花很長時間進行前戲或用潤滑劑,也沒有效果,她常常痛得大聲喊叫
但即使如此,她還是想和我做愛,至少她不討厭與我做愛
也許她是在性交中尋求痛苦的感受,甚或以此來懲罰自己
人總是在尋求各種各樣的東西,但對她來說,唯一不需要的就是親密感

離異、獨居的中年畫家,晴雨異常、遠避凡世的山谷,漫不經心的性愛關係,漠然之下包裹的傷痛,幾頁讀下來,這或許並非一個「殺人事件」,而在等待讀者揭開這個表征世界之下掩埋和隱藏的人之為人的本質和真相

« Previous
 
Next »
 

0 意見 :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