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有華麗的夢想,因為我依然在世界流浪

Your comment You are on 手札 Edit posts?


" 我的愛只能夠,讓你一個人獨自擁有,我的靈和魂魄,不停守候在你心門口...."

" 最近常聽到你在哼這首歌 " J 腳步聲走近坐在 L 旁邊



" 沒什麼,無聊哼哼而已 ",L 心中罵了自己一句說謊
J 看了一旁碗筷和提神飲料,說著:" 又吃泡麵,不是剛運動完,又跟保四總長吵架,氣得沒胃口只能吃泡麵啊 "
L 潸然一笑 " 沒辦法,來了一個不長眼的官,看到我開的箱型車,就馬上叫我開車送他回家,還叫我明天接送他,當然沒理他,氣呼呼說要提報我 "
" 只能說他旁邊的韓副隊救了他,當時我看你右手都握在背後的刀柄上,要不是韓副隊在他旁邊說了幾句,真不知道現在他人是否躺在醫院 ",J 稍了頭髮
" 韓少煌確實是個政治人才,年紀輕,家世清白,警官學校畢業一路平步青雲,接連幾個破獲十大案件,功勳不在話下 "
" 你腦子還是跟資料庫一樣,說什麼都能馬上有資料 " J 一邊說著,一邊抬頭看著夜空
" 不用看了,今天的月亮不夠顯眼 "

" 話說我們這次到底要找的是什麼 ",J 話鋒一轉問起這次外景問題
" 不知道,等 K98 有反應,也許我們才會知道 "
" 這次上頭沒頭沒尾要我們隱身在人群裡,還派了 K98 來,到底是在玩我們嗎 "

L 眼神看了看周邊,確定沒人後說:" 其實他不是緝毒犬 "
" 不是緝毒,難道是正妹雷達器嗎,怪不得整天看到女警就撲過去 "
" 他的戰勳可是比我們五個人還要輝煌 ",L一邊說著一邊打開手機中播一段影片
" 這是爆破訓練!"
" 還記得卡賓達村落事情嗎,K98 的血統就是繼承他爸爸 J67,那一年把爆破一口咬住往幾十公尺外跑的警犬,最後自己犧牲 "
" 所以那一年我們在非洲機場轉機時候旁邊有跟著一隻小萌犬就是... "
" 就是當年還幼小的 K98,但那次任務犧牲我們沒把他爸爸帶回來 "
" 難怪 K98 見到你時候完全不甩你,其實他是在跟你鬧彆扭 "
" 這也是我昨晚查資料才想起的事情 "
" 可是夾鏈袋裡你讓他聞的東西是衣物? "
" 應該是情報科有鎖定特定人,而且移民署並未通報資料,所以這次才要派我們,而且.... ",L話停頓一下眼神中出現肅殺之氣

" 你是想說,跟卡賓達村落有關? "
L 點點頭,原本一直緊握的左手,這時候緩緩鬆開,手裏拿著是子彈,是 L 幾十年來一直戴著項鍊的子彈
" 那一年我們一直追尋到南美洲的馬普切,結果所有的一切線索在那邊全斷 "

後來我們各自輾轉,各自去了中東,東非,南非,中非,南歐,東歐,中美,南美,三年半的時間換了種種不同身份,志工、浪人、酒保、畫家、街頭賣藝、算命師
錯綜復雜的街道、交通,喧騰與潮濕的空氣,記憶就跟影格那樣定格著
穿越的時間與空間,不斷的將表象的熟悉的事物碎去再碎去

難過的時候,咬緊嘴,用力的呼吸
憤怒的時候,拳頭握緊一點也沒關係
想說話的時候,身邊的花草樹木都是聽眾
受傷的時候,就跟野獸一樣躲起來自己舔舐著傷口
疲累再也站不起身的時候,就躺下吧
你會有自己的天堂
繽紛,又寂靜

J 推了一下 L,讓他從記憶中回神:" 又想起 R 了嗎? "
L 沈默著,慢慢說道:" 每個人都以為這子彈是從我身體手術取出之類,可是他們知道的只是後半段,這是貫穿 R 的胸膛,打在我背後留下的傷痕,那一年我轉身跑回去要護著那兩個小孩,R 卻搶在我身後替我擋下這一槍,最後還是打在我背脊上,留下疤痕至今,結果這麼多年過去,我們不斷轉換身份,不斷找尋線索,卻還是一次次斷掉 "

L 從口袋中拿出三個小孩的相片," 如果那一槍當年沒回頭,今天留下悔恨的是別人,我們身份早註定我們最終不會有好下場,不如就自己扛著吧 "

" 那一槍打在你背上,差點讓你背脊癱瘓,救援組織那時候也說,能不能活下來都是看你運氣 "
" 那時候我本該可以把 R 也帶走,但轉頭要帶他走時候,他推開我手,要我先把兩個小孩帶走,最後只跟我說保重兩字,現在那兩個字對我而言等於死亡意思 "
" 如果那時候你不是硬撐著把兩個人跑過兩個街口,大概連你都沒命,我們那時候等不到你手術醒來,就被下達撤退指令,但我相信在你身上發生的不是奇蹟,是一種信念,那種信念是連上帝死神都帶不走你的強烈意志 "
" 醒來後我看著床頭你們留下的紙條,我確實只有一個信念,這輩子就算走過整圈,也要把件事情有一個了結 "
" 你知道這樣選擇,會有很多人會不諒解你,誤解你,這麼多年要繼續這樣走下去?如果 R  看到現在你活著如此墮落,他死得很不值得 "




活了大半輩子,有一半時光給了國家,給了世界,只因為想看到戰亂下不再有哭泣,貧瘠的土囊開出花果,乾涸湖水重新蕩漾,沒有華麗的夢想,因為我依然在世界流浪

Next »
 

0 意見 :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