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解

0 意見 2015年5月27日 星期三 於 上午9:52
物體本身可建構出的名稱很多。鐵質水壼,在早晨往玻璃杯倒下水時,卻全濺到了木質桌面,也順勢把植物染的桌布升了一階小調。
窗簾被風吹起了個好看的弧度,我在這些空間,和時間之內;
而要和它們建立關係的,也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