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周率

Your comment You are on 手札 Edit posts?


小時候記憶總是模模糊糊
甚至早已經忘記許多人事物
至少很確定國中以前的所謂同學一個都記不得
不是記不得,而是選擇刻意不去記
只記得在把那些當年把我霸凌過的人,計畫性的一票人約到堤防邊打到他們倒在地上的時候
冷眼看著他們求饒時候,他們的名字和臉龐,已經從記憶中刪去
看著筆記中的清單列表


國小
四班七個地下室圍毆的名字和照片
同班(五班) 15個冷眼旁觀沒有插手或者找老師來的男女同學名字和照片

國中
開班會被叫台上全班批判我是竊賊的全班42個男女名字和照片
國一時後被國三五個拉到中庭圍打的四男一女名字和照片

這些人的名字和照片,一一從畢業紀念冊中刻下
貼在筆記中,我是典型的有仇必報的人
只要逮到一次機會一定全數歸還,就好比當年國中冷眼坐在台下的真正的那個竊賊
跟著大家喊著蠹蟲滾出去
永遠記得當時的班導,不但不查證反到冷冷坐在一旁看著

妳雙手插胸,冷笑旁觀的嘴臉,我一輩子忘不了
一輩子也不會忘記的嘴臉

妳不夠資格為人師表
妳故意設計讓我在台前被全班霸凌與咒罵
妳背馳妳的輔導背景教師的資格
妳沒權利被人尊重
妳這輩子會永遠會被我咒罵
妳永遠要為的錯誤付出代價

為了封鎖記憶,我把學來的 NLP 催眠,用在自己身上
為了封鎖被分裂的人格,我必須用上一級藥物麻醉神經和深度自我催眠把記憶抹煞掉
只因為妳的眼中只有資優生
只因為妳眼中只有前段和後段學生

今天是妳這個班導信重新提醒我,我還疏忽一個沒有處理的人
是妳讓我壓抑多年的分裂的我又喚醒
跟我談法,因為妳怕
妳怕妳的當年做的事情被人知道
最重要的人格養成階段,拜你一手所賜,今天一切是你親手毀掉
妳沒資格說妳同情我

人心不過就是如此,這件事我不斷試著去忘記
忘記,忘記....直到兩年前同學會的電話又來您又逼我想起我沒做完的事情
電話中你們那些裝熟的彷彿無事親切的問候語,頓時讓我感到噁心至極

人生就像一道 π = 3.14159265359 繞了一圈還是會回到原點
以前當擁有的時候就會有了愛,後來才知道愛往往伴隨著眼淚
因為眼淚學會了獨立,因為獨立學會了責任,責任最後提醒著不要忘記
也許是夢想,也許是目標,但我不會忘記的卻是對他們的報復
是對人類的不信任

一棍棍的下去,一道道的鮮血,男男女女的尖叫聲
腦海中理智告訴我的不是原諒他們,手中的棍越握越緊,越打越狠
刪除,刪除,刪除
每倒下一個,記憶中的名單就刪除一個
每推下一個到河堤河中,越看掙扎求饒的一個,越堅定人類不可信任
看著一個個從水中爬上岸全身淋濕的男女,當下那些人的姓名和臉龐已經漸漸忘記

朋友二字太重了,從國中畢業後我知道我再也不能相信人
也再不需要所謂的朋友,這是個現實又公平的社會
只有爬得更高,甚至犧牲一部分才能獲得你想擁有的
這就是等價交換,同理曾經你做的一切總有一天也會回報到你的身上
善事也許無法保證,但為惡所得到的果實一定不會是甜的

2014年第一篇,也是第 150 篇...出發前的最後記錄
就算曾經有個女孩,罵著我說就算我爬得再高也沒用
但那又如何,因為從沒人知道我是抱著怎樣覺悟和心情在過每一天
拿什麼批判我? 覺悟,付出比我還不如的人,那些被你們拿去嬉戲浪費掉的時光
乾脆都給我,就如同鐘點戰,把你們的時間通通都給我
我是用怎樣方式和犧牲在往上爬,輪不到你們那些嬉戲度日人的批評
因為我徹頭徹尾就是個社會邊緣人,我只會用我的方式生存

出發前,突然心血來潮打開醫龍4 第一集來看
到現在還是忘不了從醫龍1 時候給的每一次的觸動
" 朝田,你那精湛醫術是在日本哪間醫學院接受的頂尖教育 "
" 不是在醫學院.... " 朝田的眼光看了看遍地殘野的戰場火花,語帶保留著
有追醫龍的都知道,朝田那一身的本領技術,是從戰場中急救中訓練出來的
每次看到劇中的奇蹟般的技術,我知道我要目標從沒變過


可以不要每次病人都要死的時候,才登場嗎?
以及登場時候可以不要這麼帥嗎 XDDD

" 朝田,記住要做到給病患做好的治療,就必須親身經歷各種手術,即使不是自己專業的內的範圍疾病,也必須不斷去累積和經歷,做為醫生,不能只看到患者的一種疾病,而是患者的全部 "

同理做為一個寫程式的程序員,當我的程式出了問題的時候,我能看到多少判斷多少?
« Previous
 
Next »
 

0 意見 :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