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周率

0 意見 2014年1月31日 星期五 於 上午10:56


小時候記憶總是模模糊糊
甚至早已經忘記許多人事物
至少很確定國中以前的所謂同學一個都記不得
不是記不得,而是選擇刻意不去記
只記得在把那些當年把我霸凌過的人,計畫性的一票人約到堤防邊打到他們倒在地上的時候
冷眼看著他們求饒時候,他們的名字和臉龐,已經從記憶中刪去
看著筆記中的清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