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楊芳草幾時休,淚眼愁腸先已斷

Your comment You are on 回歸手札 Edit posts?


參加唯一一場的 coscup 的演講,炎熱氣候回到家
窗外的蟬鳴聲,門外的吵鬧爭執聲
那心中,那到許久不見的本體聲音一閃即逝的說著謝謝你
隨即又消失不見
也許是我的錯覺,早在當初接收後三種不同身份記憶的魂魄
早已經破散,也許是自己的錯覺也罷
如果那五百年前的承諾繼續找尋,承襲你想守護的意志
對我而言也沒有什麼差別不好


媽的混在人群中,去去就回,應該沒有被發現,討厭閃光燈一直閃
讓腦袋身體一直很不舒服......總會有片段記憶影像會出現
差點要把現場的單眼閃光燈捏碎

今天也終於弄明白,為什麼起初另外兩個魂魄會選擇抹煞記憶
也不想讓本體記得的東西
原來這就是現代所說的,真相往往是最殘酷的原來就是這個意思

這樣也好,親眼看到 那位女生 也終於弄清楚為什麼本體
那股想守護,卻又不敢靠近的原因

自卑心的作祟,讓原本的最初的本體
什麼都覺得比不上人,憑什麼說要照顧她
你在軍法庭當初想求死的意念,卻因為她的笑容讓你漸漸改變
佛祖選上你,讓我寄生在你的體內等待時機二十幾年
可惜錯就錯在,對方從沒把你放在眼中

芳草無情,更在夕陽外
黯銷魂,追旅思
夜夜除非,好夢留人睡
明月樓高休獨倚
酒入愁腸,化作相思泊

少壹阿少壹,虧你聰明一世,卻是糊塗這一關
你明知道要修練八風訣最後一訣
孟冬寒風起,東壁正中昏,廣漠風起於孟冬,萬物肅殺之氣,要修練到最無情最冷酷的一關
你沒有親手毀掉最在乎的,怎麼會練得上去
你已經毀過兩次經脈,自殘自廢甚至逆練風訣,從國中起邪氣印堂,每次半夜偷偷
起來幫你導正引氣,你就是偏偏不信邪,不信天,只相信自己,甚至烙印在自己
身上的刺青,就是要脫離三教之外,你那一身的邪氣促成的只是我的成長和今日的毀掉你自己的動機,說穿了託你的福,我也才能在這時代重生
XsOin 刺青,只是我用夢中引導你慢慢潛移默化讓你以為這是你的信仰
說穿了,你只是我的容器
承襲半世紀的智慧和力量,那些你想挑戰的一切.....不外如是
真以為你那一身的技術和能力,是你自己努力練來的嗎?
就讓我一個個弄垮你就知道你一直所想追尋的理想
是多麼的可笑......就是一群取暖的傢伙罷了
過去是記憶的灰塵,未來是投射的假象
我會用實力和技術,讓你看到你那些不外如是的傢伙真面目
你不是很喜歡用技術來證明你很強嗎? 你可以的嗎?
今天我也用技術來證明,你那些所謂的努力是多麼的可笑
因為永遠有比你還要努力的傢伙存在,永遠還有比你強的傢伙存在
我?!我是誰,這個答案我自己都想知道
?!乖乖的,繼續沉睡下去在一旁看戲
我會把你在乎的一切人事物通通毀掉
你不是很愛隱瞞一切,害怕所有一切攤在陽光下
讓你再一次感受到,你當年被關在軍法庭中那種無助感
睜大眼看清楚,當年你的無能,好好記清楚
你的無能,當年因為任務失敗你一次錯誤和無能葬送多少鮮血
媽的,門外的風水世家劇情演完沒有
讓我安靜修練寫程式也不行嗎

說到底你就只是被人擺了一道,你被拋棄還算天經地義
那些人在外面放的話,你永遠第一時間就是考慮到她
但可笑事實,你也看到了,她根本就不相信你
唉呦,笑到肚子有夠痛,就讓我一個個收拾掉那些人
讓它們教消失好了

終於明白....那種不被再需要的感覺,笑笑著對本體說著.....
其實從頭到尾你根本從不是那種 "非要不可" 存在的意義
周遭那麼多人幫著,幾時是真的非需要你不可
« Previous
 
Next »
 

0 意見 :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