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除一個假設,是為了下一個假設實驗開始

Your comment You are on 手札 Edit posts?


林書豪把哈佛唸完,而且完全不必放棄籃球,在哈佛校隊裡打NCAA
究竟學歷,學業,學校,對你而言代表著什麼?
只能說現代人完全把大學原本的概念完全扭曲了。
大學的雛形是柏拉圖學院,其存在的原因並不是為了讓人們有好的工作來賺錢,而是讓一群同樣對思考與求知有深厚興趣的人有­彼此交流、學習用的地方。
只是企業一直喜歡看學歷來晉用員工,久而久之,大學 = 文憑 = 管理階層 = 好工作的思維就形成了。


times change,不一樣的背景,不一樣的時空,造就不一樣的觀念
其實大學應該是給牛頓、愛因斯坦之類,執著於發掘前人未知­的知識,愛好思考、不愛功利的奇葩讀的,並不是給只想追求一份好工作、賺大錢的人讀的,只是現代功利主義的侵入,造成現在的­大學完全變質,變成了學店。
對牛頓、愛因斯坦而言,大學 = 真心求知和分享知識的好地方
對台灣的父母和學子而言,大學 = 不讀就做黑手的地方...可悲。

我從沒反對過用考試的方式進行淘汰篩選,這制度,不是好的也有不少弊端,但不是每個人都適用這種制度
學校本來就是給有心想做研究的人,努力進修的地方,但如今卻是如此的淪落
這是制度的遺毒,還是時代真的改變?

這幾年因為工作關係,重新想回到學校讀書,專心做研究,甚至常常工作學校兩頭燒
體力吃不消,常常論完實驗室做研究到早上,匆匆忙忙又到公司上班寫程式,後悔嗎?
最初沒有走過志願役那三年的特戰經歷,工作五年的磨練,其實不會這麼專心的想學知識,做研究
有人說,做知識是他後青春時期的詩篇,我愛這句話
在知識殿堂,收起狂妄的姿態,用謙卑的態度,我想爬到最高的殿堂

我愛死我現在的生活,忙碌充實的生活,我愛我的工作,我的研究
不是每個人都適合讀書,但讀書卻從來沒排斥過任何人
« Previous
 
Next »
 

0 意見 :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