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之曲1-1

Your comment You are on 風之曲 Edit posts?




終究又回到一個人日子
什麼是罪
什麼是惡
束縛?道德?精神?已經漸漸遺忘那是什麼
XsOin理念是什麼
在這空間待了多久
煙一根接著一根抽著
酒一灌接著一灌喝著



夥伴.理念
離開.破碎
一切一切都如泡沫消失
過往記憶如八釐米黑白膠捲般
一格一格刷落
黑色詩篇的緩緩響起
一字一句就如同魔咒般束縛著心神
我是誰
我不是誰
我是駭客
Xsoin Boss
但如今夥伴離開 我還有誰可以信任
胸前的Tattoo那是至今我唯一的信仰
此刻起我又回到SIN的身分
我不再逃避也不閃躲
凌晨三點半
我又回來了



次日
鬧鈴做響,拖著疲憊的身體
睡眼矇矓十萬分不願意的起床
伸手摸著從床頭找到黑色菸盒以及黑色zippo皮製打打火機
緩緩著黑惡魔,慢慢吐出白煙
冷訣內功在體內運行一小周天精神總算回覆
熄掉菸蒂,千萬個不願意從溫暖被窩爬出
看了鐘七點半
[唉,真煩...]嘴裡我老大不願意的抱怨著但總還是要起身去公司上班
[真想好好休個假....]
我,無名.別問我為什麼叫無名,因為我喜歡.
這個名子既平凡又低調,淺顯易懂
當你出說別人一聽也不會再追問
因為已經擺明[我不想說]
既然這麼好用,為什麼不用.
最主要的原因,我沒有過往.很多事情就如同雪花片落般落下.溶解.消失.
我叫無名,過往有過太多不想回憶的事情.
現在回頭看,總覺得人生前半段就像一齣戲,已經被編劇安排好的戲,
我只是被編劇安排好演好這一檔.

走出房間,盥洗好,換上千遍一律的黑襯衫,穿起色皮夾克,一天的生活就這樣開始.
我是一家軟體公司的RD工程師,當然這是我白天的工作.
下了班我是SIN,網路中被冠上蜘蛛之名的駭客.
周末我是南陽街補習班中的電腦講師.
這是我的身分,三種交錯的身分,有時連我自己都忘記我到底是誰.

生活步調很簡單,不論平日週末都是要七點半起床,九點到公司,久了也習慣.
現實生活步調喜歡相同,討厭一直變來變去的
習慣七點半起床
習慣一早抽菸醒神
習慣早上洗澡
習慣八點半出門
習慣到同一家早餐店點相同的東西
習慣早上喝黑咖啡
沒有為什麼 就是習慣了
當然這是現實的生活
有規律的生活
可以計畫好一整年的行程
然後按照計劃表實踐
這也是習慣

當然曾經也習慣喜歡一個人
八年...
但也似乎也結束
隨著夥伴離開一切也都結束



@%&
當有天我習慣又想起妳的時候,希望妳可以過的很好
因為我也已經習慣死亡的感覺
已經習慣....我是駭客
當然...妳永遠不會習慣


九點.時間一到我準時出現在公司地下停車場
準時出現在我的辦公桌前
開著兩台NB
開始今天一整天的工作
RD工程師,每天在與JAVA為伍 專做網路SIP的技術研究
每天第一件事就是開啟兩台NB
看著昨晚的訊息
一台HP 是與駭客間的聯繫 主要工具都再這一台 如果說這一台是我的命根子
似乎也不為過
一台IBM 這是公司配與的的機器 當然大部分也是做工作上JAVA的東西
如果這台也什麼三長兩短 可能我的生命也不保
兩台都被我優化過 所以開機速度已經被我優化到可以三十秒以內登入桌面
雖然老大不願意 但還是都是搭載M$的作業系統
如果JAVA的作業系統可以完成也許我會選擇換SUN的OS也說不定
反正也沒差 SUN不做 我自己做
這是SUN當年的計畫 但似乎並沒有完成 source code 倒是被我拿到手
主要還是因為硬體關係
所以最後SUN的OS計畫宣告失敗
打開JAVA的網路通訊電話
做了一下撥接測試
開始計畫今天要做哪些事情
測試完畢後 我把注意力放在HP這台來
打開QQ通訊軟體 看看QQ中的M群中聊天主題中今天有發生什麼
來到黑客交流技術聊天室中
看看有哪些人這在討論
都是一些無關緊要的聊天 看看後沒多久我就悄悄退出
綠色安全聯盟高級幹部發來訊息 主要幹部集合商量事情
點開聊天室 進入後 天涯書生和幾位幹部正商討事
« Previous
 

0 意見 : 張貼留言